这年头,没人比这行业的人更能折腾

2021-02-20 14:24| 发布者: | 查看: |

2020年对于旅游业来说,毫无疑问是要被载入新元年。它不仅见证了洪水猛兽的疫情是如何封锁我们的旅游大门,还让多少旅游从业者的努力和积累,顷刻间付之一炬,整个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重创、洗牌……就地过年的春节,又让短途游和小团定制游火了一把。这群人似乎还站在冰封的寒冬一线,但他们的脚步从未停下。

作为呼伦贝尔地接社的负责人,往年春节郭亮都忙得不可开交,春节就是出行小高峰,南方游客一家大小奔着冰雪游。

但今年郭亮早早就给自己放了假,准备和家人在呼伦贝尔就地过年:“没客人来,那就把我家人当做客人好好出去玩。”

这般失落感,从去年春节被疯狂退单开始,持续整整一年,他也早已收拾好今年没人来的心情了。

世界旅行组织去年5月20日发布报告:受疫情影响,2020年一季度国际游客数量已经下降到6700万,预计2020年旅游业国家游客数量或将下降8.5亿-11亿,1000万-1200万旅游业岗位面临风险。我们看到的可能就是这一串冰冷的数字,但对于背后的涉旅从业者来说,准备卷土重来,逆风翻盘的故事,这才刚刚拉开了序幕。

旅游业依旧处于寒冬期。/pixabay

转行的转行留守的还在“折腾”

从上大学旅游专业毕业,实习到工作岗位上,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圈子的郭亮,从来没想过,这次疫情对他来说谈得上是“全方位无死角的打击”。

2019年他的旅行社一整年接待量是将近500个团,而去年一整年,也就接到了不到90个团,旅行社的员工还走了三分之一

“我从来没接触过别的行业,也从没对旅游失去过信心,但说实话疫情有点动摇我了,我本来还想招兵买马准备大干一场,结果……”

郭亮的旅行社主打定制游,往年秋冬都是高峰旺季,客户大多集中在南方,亲子游是旅行社主要的经济来源。

呼伦贝尔大草原。/图虫创意

随着国内疫情情况逐渐缓和,越来越多国人开始省内游甚至跨省游,但对主打长线游的北方旅行社来说,依旧是门可罗雀。

郭亮还记得8月底实在有点撑不住了,当时窘迫到还得跟妻子两人一起刷信用卡借贷来给员工开工资。

当时正值呼伦贝尔的旅游旺季,眼看着呼伦贝尔一片草原美景,他心里更难受了,“好几年都没有这么好的草原景色了,结果今年草原好了,人不来了”

他形容这种失落沉重的感觉,就像看着南方刚摘下来新鲜的芒果荔枝,却要眼睁睁看着它们被浪费掉的心情。

为了维持公司的经营,他第一次尝试通过朋友圈,向以前积累的客户卖起了呼伦贝尔的牛羊肉,虽然量不大,但也算是尽微薄之力挺了过去。

如果不是这次突如其来的重创,也许旅游从业者并没有想过,一直乘风起航的人,要有多大的勇气来破浪。

也许对于旅游从业者来说,“不破不立”,调整方向和思路,才能开始自救

包子所在的国际旅行社,从去年8月开始将大方向调整为开发省内游和国内游,即便这家原本还有20多年经验的欧洲出境游,如今也只能被迫在原有的基础上做线上电商卖货。

出境游所受的重创难以想象。/unsplash

从去年3月开始,包子他们就开始待岗在家,一直观望,一开始他们还抱有非常乐观的心态,以为像当时SARS那样不到半年时间应该就会过去。

没想到当3月份他们开始积极筹备6月之后的产品,甚至还准备了10月的欧洲产品计划,当准备完所有行程要开始卖时,结果陆续下架,如此长时间的计划,就这么泡汤了

还好公司的调整速度够快,在国内游上的业务和原有的积累,让他们缓慢渡过难关。她说,好在他们会“折腾”,一直在寻求突破

疫情改变了很多旅游从业者的现状。/twitter

疫情这一洪水猛兽,搅了旅游业原有一摊平静如常的湖面,像包子他们“折腾折腾”能算是勉强开始度过难关,但也有很多旅游从业者,还在艰难挣扎或者选择放弃了。

包子的丈夫也是其中之一,因为旅游公司上的调整,正准备了解房地产相关的消息和知识,打算转行到房地产行业。

很多旅行社的办公室都退租了,只是门口的牌子还挂在那。员工目前依旧是停薪留职的状态,没有收入依旧是非常现实的拷问。

包子身边的同行朋友转行的例子太多了。有的闲着没事开滴滴赚外快了,有的转做直播卖货,也有说着一口流利英文的高薪年轻导游,如今转做省内游的地陪领队,带着省内的老人团来个顺德清远几日游。

不及时调整策略,旅游公司很难活得下来。/图虫创意

“很多人都说很喜欢这个行业,毕竟不愿意离得太远,于是想要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来填补这个无奈的寒冬期。”

无论是转行还是留守,这群旅游从业者依旧站在了观望的最前线,期待渡过难关的那天到来。

“就地过年”又是这群人的一大考验

在大理双廊洱海开了8年民宿的老杨,从去年1月底到4月中旬客栈都基本处于停业状态,好在6月底客流量才逐渐增加,由于处在旅游黄金线上,十一黄金周虽然房价相对往年低了一些,但都基本预订完了。

但今年临近春节,全国二十余省市出台了相关防控政策,发出了“就地过年”的倡议。各地为了留住外地员工就地过年,还出台了相关补贴和利好举措。

每年春运火车站都是人山人海。/unsplash

往年春运都是一年一度的“人口大迁徙”,而“就地过年”对于刚刚熬过最艰难时期的旅游行业来说,无疑又是一场考验。

“就地过年”主要影响的是旅游度假和工作返乡需求两大类人群。这对于交通运输行业、传统的长线游目的地的旅行社和民宿行业来说,都是不小的冲击。

8年的春节都没有离开过洱海的老杨,今年早早就开始放假了,所有客栈订单都被退了,“我们留了一个前台值班,真的难得回家过个年”

长线游民宿行业的复苏依旧是难题。/图虫创意

厦门民宿老板栗子也在苦笑着说今年变闲了,也变更穷了:“很多房东都说今年的房子是放着‘喂蚊子’的。能撑下来的房东完全是看谁底子好能撑得久。”尽管价格已经疯狂降到往年的一半了,但订房的成交率不到往年的四分之一

往年春运期间热门的航线,今年毫无意外遇冷,甚至有的航线机票预售价格创5年来最低。

南航负责给飞行员排班的李飞说,从去年的3、4月份航班就开始缩减到平时的五分之一,到了7、8月份开始航班量渐渐恢复,基本上能达到往年的90%了,但从11、12月又开始下滑,到现在估计又跌到20%-30%了。

国内航空业在寒冬时期又陷入寒冬。/unsplash

尽管长途出行遇冷,但国人对春节出游的需求并没有因此消减。受防疫影响较小的短途旅游、周边游和小团定制游的热度有所攀升。

同程航旅数据显示,假期前六天周边游整体环比涨幅达289%,据飞猪平台数据,春节期间“本地游”预订量同比涨超660%。

人员流动依旧活跃的珠三角地区,本地游和周边游依旧在春节火爆。根据去哪儿发布的数据,广东景区预约人次达到全国第一,最受欢迎的景区前三名分别是广州长隆旅游度假区、惠州西湖风景名胜区和广州白云山风景区。

小猪数据显示,珠三角地区春节期间民宿订单量也位居全国榜首,本地游客订单比例高达85%,平均订单两天。广州周边三小时自驾圈内的民宿订单量环比上涨超过255%。

在广州工作了5年的家欣,今年是她第一年跟家人在广州过年:“往年春节都是往老家潮汕跑,今年索性把爸妈接过来广州,一家人在周边景区自驾,包独栋小院度假也挺有年味的。”

从化温泉靠的多是周边游客。/图虫创意

以自然风貌取胜的西南游也在这个春节迎来了小高峰。中国西南部的四川省有634万游客庆祝了农历新年,比去年增加了293%,全省门票收入达到4083万元人民币,比上年增长166%。

即使在疫情的冲击下,民宿行业今年走得极为艰难,但今年就地过年的春节,也让不少主打短途游的民宿有了逐步回暖的趋势。

周边“宅酒店”“宅民宿”过大年开启了春节游的新姿势。国内多家OTA平台数据显示,春节期间各种特色民宿都推出过年套餐:乡村贴春联、挂灯笼、泡温泉、登山祈福、年夜饭等丰富的春节游艺项目,让游客能够深度体验当地春节习俗,加深了参与感。

木鸟民宿发布的《2021春节民宿预订趋势报告》显示,春节假期,乡村民宿订单增长230%。数据显示,杭州过年宅酒店热度全国第一,春节杭州人滑雪激增6成,多处民宿滑雪套餐节前就订购一空。

从国外定制游转型做省内游业务的包子称,目前看似整体旅游业还在低迷期,实际上人们出游的精神需求还是一如既往地强烈,旅游从业者也在变化中观望,并及时做出相应调整:“春节出游大团不多,今年国内游最大的变化可能是团的人数规模变小了,高品质和熟人小团将会成为主流。”

这群人,正在等风来

“希望2021年一切都好起来。”

这几乎是所有旅游从业者最想说的话,夹杂着多少辛酸和不甘,在几经崩溃边缘处又拽住一丁点希望。

郭亮等着2021年的夏天,准备重点打造亲子沉浸式旅游,跟草原上的牧民区合作,给亲子游多一些露营、深入原生态草原的体验。

“我觉得家长带孩子来玩,不能单纯简单看一下草原走马观花,还可以了解这种草原的人情文化,蒙古族的游牧文化,当地森林的驯鹿民族,也许这些在未来会慢慢消逝。”国内打卡旅游的方式或许利润来得快,但旅游从业者要想真正转型,就得看到当下的问题寻求“转变”。

国内打卡游的姿势,或许该变了。/unsplash

包子说自己的脚步一直没停下来,只能说是放慢了。在因疫情被迫按下暂停键的时期,他们就算待岗在家,也同样积极主动配合公司找出路,研究适合匹配国内游产品的流程和模式。

事后她回想起来说:“其实有这么一段时间可以充实自己,有失也必有得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也挺好的。”

从事了10多年旅游业的郭亮,虽然嘴上说着被疫情伤到了信心,但他话锋一转,说这也是沉淀自己的机会:“我觉得旅游行业本身是一个挺好的行业,给大家带来快乐开心的行业,寒冬也早晚有一天会过去的,是不是?”

对于航空公司而言,这一整年疫情的形势发展高低起伏,就像过山车一样,夏季各国基本解除限制,建起了“旅行走廊”,而到了2020年终,疫情又开始肆虐,各国封锁又重新开始。

航空公司破产重整的不少。/unsplash

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计,2020年航空业的损失达110亿美元,2021年高达340亿美元,旅游业有望在2021年夏季得到恢复,但这一切都要取决于解除限制、有效疫苗的推广以及持续的监测方案。

当下很多航空公司,正在迈入小型化精细化运营阶段。

南航的李飞说,2020年最大的改变在于临时调整机型,根据销售的情况,如果当天只卖了50张票,就会将飞机改小,小飞机更省钱省油,或者将几个小航班合并成一个大航班,他们正在慢慢熟练如何更灵活地操作业务。

“公司正在做一些调整,比如引入新的经营办法,开展数字化建设之类,用互联网思维来开展业务,我觉得这些都是应对的办法,总会过去的。”

李飞说,航空业恢复至2019年的水平预计还得要到2023年底,但这未尝不是一次转型的契机,他们有的是接受挑战的勇气。

期待旅游业回暖的那天。/unsplash

无论是转行另谋出路,还是留守折腾,这群旅游从业者的韧劲儿让人感动,国人的旅游需求也从未如此高涨。

冰封的旅游业什么时候能等来春暖花开?这是当前每个旅游从业者备受漫长煎熬,但又必须要面临的问题。

那就等风来,等待一个逆风翻盘的机会,暴风雨过后的风景,会更好。

 
QQ在线咨询
售前咨询热线
13926975768
售后服务热线
400 693 8006
返回顶部